吉林省检察院干部、省直第一位驻村第一书记——王利斌的扶贫印迹

资讯 > 吉林 > 长春 来源:东亚经贸新闻 作者:辛丽娟,张莉莉,王振东 时间:2020-09-11 10:47:00 编辑:孙佳
0

土地流转,建合作社,种鲜食玉米;规模化饲养黄牛,玉米秸杆喂牛,牛粪还田;大棚种植蘑菇、木耳,玉米瓤作菌包,废菌包粉碎喂牛、猪;牛棚上安装光伏发电……今天的泗水村不仅脱贫了,还步入了生态循环经济快车道。这就是吉林省检察院干部、省直第一位驻村第一书记——王利斌的扶贫印迹。

7月21日5点,迎着初升太阳,我们乘高铁、坐汽车,直奔延边州龙井市老头沟镇泗水村,采访连续7年奋战在扶贫一线的吉林省检察院干部王利斌。

出延吉西站,一个身材魁梧、脸色黝黑、穿白色短袖衬衫、胸前戴党徽的男子迎了上来。我的一声“王书记好!”,就完成了“接头”任务。

坐上王书记的汽车,他的两部电话不停地响:国家、省、市工作组陆续来泗水村了……看来,今天的采访“来得不是时候”!但想找到王利斌不忙的时候实在太不容易,这次延边之行还是和他约了两次才成功的。

“咱们先到冷冻厂吧?客户在那等我谈合作项目。“行!”望着眼里布满血丝的王利斌,我们决定“一切服从王书记的工作!”

从延吉西站到泗水村部,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一幢幢白墙彩瓦,屋顶四面缓坡的颇具朝鲜族风格的房子映入眼帘。王利斌告诉我们:“颜色和风格一样的,都是这几年统一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翻盖的!”

车子刚驶进村路,平坦的水泥路中间出现一个拱型起伏。王利斌说:“修路时,安了一磅大秤。”“为什么要安一磅秤呢?”

一个问句,让王利斌的思绪回到了2015年刚到泗水村的情景。

选支书 修村路 安一磅大秤

王利斌“四”顾茅庐,请来了尹秀华担任村主任。

修路期间,王利斌当起“工程质量监督员”,挤时间“长”在施工现场。

几年前,“晴天满身尘,雨天两脚泥”的唯一一条土路,勘勘将延边州龙井市西北部的泗水村和外界连在了一起。

这个村落户籍登记623户1876人,实际在村318户623人,是典型的汉族、朝鲜族聚集区。村民都住在18公里的“两山夹一沟”的狭长地带。村子里有条件的人都到国外打工了,剩下的多数是老人和留守儿童,是典型的空心化、老龄化村。

受地域和交通限制,过去,泗水村单纯依靠传统的耕作方式种植旱田作物,百姓生活始终徘徊在温饱线上。村集体没产业、没收入、没积累,30%的村民喝不上自来水,30%的村民居住在生养了几代人的泥草房里。村里建档立卡贫困户有109户181人,也是龙井市贫困户最多的村。2015年,村集体经济负债119万元。

2015年12月21号,吉林省检察院法医出身的王利斌风尘仆仆地来到泗水村报道。刚进村部,报道的话还没说完,村主任和书记当着他的面就吵了起来。不一会儿,7名村民找到村部,状告原书记和现任书记。他们对王利斌斩钉截铁地说:“你是新来的第一书记吧?如果你解决不了我们的问题,我们就去北京上访!”

这个“见面礼儿”,让原本对泗水村贫困状况早有心理准备的王利斌有些“意外”。

面对这样一个大、穷、乱的局面,静下心来的王利斌理出了一个思路:必须改组村“两委班子”!

说干就干!王利斌的工作从挨家挨户走访调查开始了。唠家常、说困难、讲矛盾、述心声……接地气的走访拉近王利斌和村民的距离,也让一个人从村民口中走进了他的视野:性格爽朗、正直大气的村会计尹秀华,党性强、懂农业、有担当,她本人也有为村民做事的愿望。

“就是她了!”王利斌“四”顾茅庐,打动了尹秀华,2016年泗水村“两委”班子换届,尹秀华顺利当选村主任,一个让全体村民认可的村领导班子建立起来了!

在深入走访调查贫困户的过程中,他们眼神中的无助和伤感深深地印在了王利斌的心中。数次走访、谈心、交朋友,王利斌打开了大家的心扉,终于让他们说出了藏在心中的话,憋在心里的“痛”:近两年,粮贩子在收粮过程中,承诺用每市斤高于市场价格一分或两分钱的价格收购玉米。头一年兑现了,村民得到“实惠”了。第二年玉米拉走后,粮贩子就恶意拖欠粮款,村民经济损失巨大,有的家庭甚至妻离子散。

王利斌经过仔细排查发现,大箕、泗水两村共有类似情况23起,涉及金额177.72万元。通过协调当地检察院机关启动法律监督程序,截至日前,法院已判决4件,已经追回45.1万元,49.2万元进入执行阶段。

为了让村民学法、懂法、用法,不再上当受骗,在修村路的时候,王利斌安下了这磅大秤,“我要让粮贩子看到这磅秤,再也不敢打农民的歪主意;让村民看到这磅秤,不再贪小便宜,挺直腰杆进市场!”

在王利斌来泗水村之前,村民们与外面联系的唯一通道,是一条十几公里泥泞难行的土路。2010年修高铁时,一辆辆载满砂石的大货车呼啸奔跑,村路面目全非。高铁通车了,泗水村这条路,一年年拖了下来,成了村民心中的又一个“痛”!

王利斌到泗水村报到后,马上向省检察院领导汇报,通过多方协调,铁路局的领导两次来到现场,确定了修路的时间:2016年4月,投资800万元的修路工程在泗水村老百姓的欢呼声中开启。“修一条让老百姓用得住的路!”这是王利斌一直心心念念的事儿。担心施工队在工程质量上做手脚,他当起了“工程质量监督员”,挤时间“长”在施工现场。

修一段路,跟一段。七、八月份,骄阳似火,他在施工现场一站一两个小时,一天不去都不放心。修到小桥的时候,正赶上省检察院有事,他不得不回长春。临走时,他反复叮嘱尹秀华,盯住施工队!桥面必须更换!施工方一看王利斌走了,不仅“偷工减料”,桥面也不肯换新。尹秀华急了,给王利斌打电话,让他赶紧回来。王利斌也急了,大喊:“村委班子所有人杵在施工现场,一人死盯一段,决不放松!”

在吉林省检察院及有关部门的帮助下,泗水村修了14.25公里的村路和8公里屯路。沿路增设了186盏太阳能路灯,泗水村的夜晚亮堂了。

采访时,跟村民说起村路,大家都激动地说:“你看这条路,凡是王书记紧盯的路段,路面结实平坦;几块路面破损的地方,都是王书记因事不在泗水时修的,特别是小桥两端,现在已经碎裂成渣了。”

有了修路的教训,在泗水村翻建49户危房时,王利斌彻底改变打法。他在村里组建了一支工程队,从原料采购到建筑施工质量,他领着村干部严格把关。“别的村花钱请工程队盖房子,咱们村自己成立工程队,质量可靠不说,钱赚到了自己兜里。”几年过去了,泗水村翻建的房屋防风防雨又保暖。村民说起这事,个个心存感激。

选仨能人,构建三大产业

徐方华、王东、苏文刚……王利斌用自己的方式为泗水村留下一个又一个人才,“人才是乡村发展的原动力。等扶贫攻坚战结束,我们撤退时,哪个村也没咱泗水村后备力量足。”

1

能人 王东

种鲜食玉米

从2016年年初开始,为精准施策,王利斌带着村班子先后赴外考察学习10余次,邀请专家到村上指导16次。在充分调研的基础上,泗水村绿色可持续的发展规划确立了!

泗水村地处北纬42°黄金玉米带,“无霜期短,早晚温差大,黏玉米的口感极佳。”专家给出的考察结论让王利斌信心倍增:泗水村有四个村民小组,旱田一千垧,绝大多数种的是玉米。王利斌心中有了第一个行动方案——成立农业合作社,把土地集中起来,降低成本,打好脱贫攻坚第一战!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呀!视土地为命根子的村民,让他们把土地流转出来,那真是“磨破了嘴皮子”!经过详细调研,王利斌把村民分成三种情况,分类施策:对时刻关心党的农村政策的明事理的人,一谈就通,签一批;对思想保守的,“掰饽饽说馅儿”地讲政策、说前景,再签一批;最后的“老顽固”,王利斌把“十八班武艺”都用上了。对于最难谈的,患高血压、糖尿病的王利斌豁出去了,他拎着酒,坐在村民的炕头儿喝酒、交心……

就这样,104垧土地流转出来了,万事俱备!

合作社建起来了,有土地、有种植品种了,怎么种?怎么管?王利斌瞄上了一个高挑帅气的小伙子——王东。出生泗水村的王东,爷爷奶奶在长春,7岁时离开泗水村到爷爷家,小学、中学、工作、结婚……定居长春了,打理着生意,三口之家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他是全家族的骄傲。

怎么能让他回村创业呢?最大的阻力是王东的老爸。“家雀儿都知道往亮处飞,你个败家子儿,越活越回旋了,回来种玉米?别人的玉米一棒卖几毛钱,你们的能卖一块五、两块?说梦话呢吧?”老王想不通。

王东认准了王利斌,坚决回乡创业:负责合作社里鲜食玉米、青贮玉米的种植、经营和管理。

玉米下了种,不打农药不上化肥。到秋天,合作社地里的玉米棒明显小于其他村民种的普通玉米。

老王看在眼里,暗自高兴,“这回,我孙子又能回大城市读书喽!”在普通大田收割之前,鲜食玉米公司拉走了合作社里所有符合规格的玉米,价格还真是王利斌早就夸下海口的价儿,“一棒玉米一块五、两块”,获利是传统玉米的数倍。而合作社种的青贮玉米不仅得到国家“粮改饲”的高额补贴,还能为村里500头育肥牛提供上好的隔年夏季饲料,降低养殖成本,总体算下来,传统玉米的利润无法比。那些观望的、不看好的村民争先恐后地加入合作社。绿色种植产业走起!

现在,泗水村自己建冷库、做自己的玉米品牌项目——“尹秀华牌”鲜食玉米。鲜食玉米,贵在“鲜”。当天割倒、掰下棒子,运送到冷库,上笼屉蒸熟,晾五六个小时后速冻,装入冷库,标准化生产线,每个环节的操作员专司其职,一丝不苟。“尹秀华牌”鲜食玉米走进长春大商超、走向全国,丰富着百姓的餐桌,鼓起了村民的腰包。

每年的八月下旬,是泗水村的“节日”——村集体种植的黏玉米开镰收获。那些天里,泗水村沸腾了。参加劳动的人们统一到冷库后面的饭棚免费吃午饭。“我们哪经历过这个呀,第一天打饭我都蒙圈了,眼前黑压压都是人脑袋,吃得那个热闹啊!”回忆起那火爆热烈的“过节”场景,年年做大厨的李桂兰和张淑娥开怀大笑。

“我们是挣工资的呀,干不同的活儿,日工资120元、130元、150元不等,完工就结算。”每说到这个“节日”,村民脸上写满幸福。2017年10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了扶贫特别节目《不一样的玉米》,让两山夹一沟的泗水村和王利斌,名扬全国。

鲜食玉米项目打赢了泗水村脱贫攻坚第一仗。生态、绿色、循环经济模式的第一环:玉米鲜食,秸秆可做青储牛饲料,牛粪是最好的有机肥,回到玉米地。

2

能人 苏文刚

养黄牛

养黄牛,是泗水村的传统项目。但怎么能做大做强,让养殖户真正致富呢?王利斌再次引进人才——二道白河的苏文刚,牛场管理的行家里手。“王书记经常到牛场来,一般都是早晨四五点钟,我们还睡着呢。他悄悄进来,看看牛,看看饲料,看看牛场后的粪肥窖。哪里不干净了,他会告诉工人,要是啥都满意,就悄悄地走了。每一次都是这样。”

苏文刚指着牛棚上的光伏发电设备告诉我们,光伏发电是泗水村绿色能源产业,“王书记为了泗水村产业发展,真是绞尽了脑汁。他不是专家,但他会把专家们的所有建议一条条地落实到泗水村。我们打心眼里服他!”苏文刚说,泗水给的工资肯定没他自己干工程赚钱,但他就是认准了王书记!

3

能人 徐方华

种食用菌

车子行驶在泗水村的村路上,路西侧18栋温室大棚蔚为壮观,这是王利斌给泗水村培育的又一只“金鸡”——绿色循环经济产业链中重要的一环——黑木耳链条。在一块土地上摆放不会有损地力的木耳,5年后,这片土地将得到彻底的休养生息,成为种植鲜食玉米的有机田,植保用无人机,页面喷洒有机肥,产出绿色无公害粮食作物,市场前景可观。

站在温室大棚前,王利斌自豪地告诉我们:“这是我们村委会委员、延边大学草业科学专业研究生徐方华的杰作”。在村部,我们见到了这个文弱的内蒙古汉子。读本科时,徐方华就埋头食用菌研究并作为“大学生科技创新项目”主持人,他在多年的研究中发现,菇类生产的废弃菌糠可以作为有机质无土蔬菜栽培的部分栽培基质,这更萌生了他的创业念头。2014年研究生毕业,徐方华留在大箕村,借7万元承包了村里在建的四座大棚。那时,时任吉林省检察院职务犯罪检察部副处长的王利斌被派到大箕村驻村帮扶。他们的人生之路,产生密集的深刻的交集,演绎了刻骨铭心的故事:徐方华的创业之路一波三折,关键时刻,王利斌总是伸出援手。

大棚基建承包商干一半卷款跑路。徐方华硬着头皮四处借钱,在工地当小工,好不容易一切准备就绪,又因村民烧荒引发大火,存满了原料、设备的两栋大棚付之一炬,投进去的三、四十万血本无归,徐方华欲哭无泪,几近绝望。是王利斌找来了项目方的相关人员,要求他们立即解决问题。他又将协调来的五万元资金交到徐方华手上,为打井、通电、买农膜四处奔波……面对王利斌无私的帮助,徐方华的信心在一点点恢复,可汛期的一场大雨,又给了他迎头一击。

徐方华已经借遍了所有能借的人,再也筹不到钱了。那天,王利斌陪县里的工作人员来到大棚,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茫然的小伙子:“你拿去用!”没要借条,没定还款期限,徐方华甚至都不知道这张卡属于谁,就从卡里取出了五万五千块钱。很久以后他才知道,那是省检察院发给王利斌的房补,刚刚打到卡上,还没捂热乎呢。王利斌原本想给妻子一个惊喜的。

2015年冬,历尽千辛万苦,第一茬蘑菇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刻……尽管进入到生产环节,可资金回笼还需要一段周期。之前借的钱有些该还了,师兄结婚等钱用;朋友创业等钱用……关键时刻,王利斌再伸援手,用自己公务员的工资担保为徐方华贷款。王利斌的帮扶支持,给命运多舛的徐方华带来了勃勃生机。这年年底,他以个人身份参加吉林省青年创业大赛,徐方华拿到了唯一的农业成长组的金奖。

王利斌从大箕村调到泗水村去任第一书记,筹划温室大棚建设项目,王利斌向徐方华求教。已小有名气的徐方华毫不犹豫地落户泗水村。

徐方华、王东、苏文刚……王利斌用自己的方式为泗水村留下一个又一个人才,“人才是乡村发展的原动力。等扶贫攻坚战结束,我们撤退时,哪个村也没咱泗水村后备力量足。”贫困户脱贫了,普通户富裕了,富裕户发财了,年轻人回来了,外来人才留住了——这是王利斌用5年的努力为泗水村描绘的美好未来!

泗水村的美好生活:

贫困户脱贫了,

普通户富裕了!

“这五年,王书记为贫困户翻建房子,开办村集体经济,我们都在合作社分红,还在合作社打工赚钱,家家都有赚钱的道儿了。日子越过越红火。”

为了让工作繁忙的王利斌休息一下,我们走出村部,走进建档立卡贫困户张淑娥的家。

绕过汪汪叫的大狗,走进院子。两栋房子,一栋是住宅、一栋是仓库、牛棚。白色轿车停在窗前,院墙边还有辆大型农用车。“这是贫困户家吗?”我们带着疑问敲开了房门,“老乡,你好!”听到我们在打招呼,张淑娥推门将我们迎进屋。炕上,一桌丰盛的午餐,大家酒兴正酣。

“对不起,打扰了!我们是记者,正在采访村里扶贫攻坚的事儿。”桌上的村民异口同声地说“我们村里都脱贫了,没有贫困户了!”张淑娥爽朗爱笑:“你瞧,我们现在有房有车,王书记来村五年,帮我们把养牛业做起来了,我家就有30多头牛,儿子和媳妇在山上养。”说着,她指着餐桌上的村民告诉我们,“他们是帮我家打苞米的邻居,苞米作饲料喂牛。我们都是这样互相帮助的,谁家有事儿,大家一起干,然后聚餐,可好了”。

这时候,一个小女孩走到我们面前,“这是我孙女,要不是疫情,早到市里上学了。”“去市里上学,多远呀。”“市里有房子,不用来回跑。想回来,开车就把孩子接回来了。”“这五年,王书记为贫困户翻建房子,开办村集体经济,我们都在合作社分红,还在合作社打工赚钱,家家都有赚钱的道儿了。日子越过越红火。王书记把村子发展的未来都给我们规划好了。”

2019年,泗水村整村脱贫!村集体收入账面达到150万元。今年,泗水村鲜食玉米、延边黄牛、食用菌、光伏发电、冷冻加工,五业并举,齐头并进。如今的泗水村正行进在“幸福的小康”之路上。

记者手记:

立下“军令状” 交出“成绩单”

采访完王利斌,写几稿都不敢提交给编辑,深怕他的事迹写得不全面。但无论如何都要取舍呀。是什么,让他那么忘我的工作?是什么,让他那么执着,不惜背负“骂名”?他站在吉林好人发布厅领奖台上的那份心声,让我找到了答案:“‘第一书记’这个称呼既是一份荣誉,又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我向上级立下的是一份‘军令状’,要交给村民的是一张‘成绩单’。”王利斌说到做到了!

7年,先后进驻两个村子,据说他是省直驻村第一书记第一人。7年,遇到多少困难?已经无法计算了。刚来时,冬天睡觉不仅要盖被子,还得戴棉帽子,就这样,到下半夜冻得睡不着。因为长期劳累过度和生活不规律,王利斌大病不起,出院时医生叮嘱他,“不能再累了!”可他无法按照医嘱办事。

王利斌一家人分住在五个地方。每到周末,在辽源工作的妻子问他能回家不?如果都有时间,两个人分别向长春的家出发。节假日或者去四平岳父家,或者去松原看老爸。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在外求学的女儿。

“有过动摇吗?”王利斌笑着说:“有过。但每当早起,看到村民放在窗台上带着露珠的小菜,什么想法都没了!乡亲们把你当亲人待,我们只能把工作做好!”

王利斌有一句口头禅:“情何以堪?”“组织把工作交待给咱们了,干不好,情何以堪?”;房子没盖好,过几年四面透风,以后回来,情何以堪?”……

一句“情何以堪”,道出了王利斌的责任;诠释了第一书记的情怀;诏示了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

再次采访第一书记,从内心里情不自禁地说一句:

致敬第一书记!

来源丨东亚经贸新闻记者 辛丽娟、张莉莉、王振

您觉得这篇文章: 不错0 一般0
money

吉和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 ①凡本网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未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发表,已经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吉和网”或“东亚经贸新闻”。
  • ②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来电或来函与吉和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解决。联系方式:dongyayunying@163.com